AntaresRegulus

在下画手一只,画功尚浅,副业是翻译,请多指教。

【授权翻译】Yuri!!! On Ice 一发完 第二篇

授权图见第一篇

Yuri!!! On Ice 一发完 第二篇
原创人物:克里斯 出现请注意,非原动画中人物。

以下正文
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的手伸进勇利的衬衣里,亲吻在勇利的脖颈处落下。回忆开始不受控制地出现在勇利的脑海里,那些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的,那些他希望自己能够忘记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停下...”勇利推拒着,“停下,拜托了...”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立刻停下了动作,满脸担心地看着身下的爱人。他站起身,希望自己没有做错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勇利...怎么了?”维克托困惑地问道。他看见勇利眼角似有泪水,只希望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,并尽可能补偿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,对不起,我需要...”勇利站起来,试图克制身体不自觉的颤抖,“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勇利跌跌撞撞地跑进了浴室,锁上了门。他坐在马桶上,将脸埋进手里,他闭上眼,小声地呜咽着。他不希望维克托听见他在哭。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?...为什么我忘不掉?
        已经一年多了,但他依旧像鬼魂似的挥之不去。他扰的他日日不得安宁,让他甚至没法再开始一段新的感情。他将他的生活搅得一团糟,有些东西,勇利永久地失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勇利...?”维克托试探着出声,敲着浴室的门。勇利压下一声呜咽,用力擦着自己的脸。“你还好么?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舒服,我很抱歉,我没想伤害你...”
        勇利站起来,尽力让自己恢复平静。他拉开门,看见维克托站在门外,一脸担心地看着他。勇利径自从他身边走过,将自己深陷进沙发里,低头盯着地板。
        “别自责。”勇利说。维克托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的另一端,似乎勇利是一片易碎的玻璃,唯恐失手碰坏了他。
        闪回1
        他尽力确保晚餐看上去很完美。他坐在桌边,看着一桌饭菜,再次检查是否有任何不妥。敲门声从玄关传来,他有些紧张地站起身,确定自己的毛衣很整洁,裤子也搭配得十分得体后,走到玄关开了门。他朝门外的高个子男人笑了笑,男人也以微笑回应。
        “克里斯...进来吧。”勇利说着,侧身让他进来。他一边走进屋里一边脱下了大衣,勇利将大衣挂在门边。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做了这些菜,它们闻起来真香!”克里斯说道,在勇利的脸颊上轻轻一吻。勇利走向餐桌,为克里斯拉开椅子,在他落座之后才坐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闪回结束
        “我做了他最喜欢吃的意大利面。我只是想做些什么能让他开心。那一天对我来说是特殊的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那是我唯一一次不是一个人吃方便面当正餐,我甚至特地去买了盘子而不是用塑料饭盒。”勇利摆弄着自己的手,“我们边吃边聊,就像一次愉快的约会,我觉得一切都发展得很好...”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静静地听着勇利的叙述,他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,以及为什么勇利对于和自己亲热表现得如此抗拒。
        闪回2
        勇利洗了碗,又将厨房收拾干净。克里斯从身后看着他,记忆着勇利的身形,注意着他身上的小细节,看着他在厨房里有条不紊地清扫,确定每个碗碟都清洗干净。
        勇利用毛巾擦干手,回头朝克里斯微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看电影?”勇利问道,脸上依旧带着温润的笑容。克里斯点点头,跟着勇利来到客厅,选好碟子开始放电影。勇利弯腰将碟子放进卡槽,克里斯则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。勇利依旧有些紧张,因为克里斯并没有怎么说话。
        勇利站起来,回身走到克里斯身边坐下。
        电影放了没多久,克里斯将手臂环在勇利背后,勇利有些手足无措,最终决定依偎在克里斯怀里,心中对气氛十分满意。他专心看着电影,但克里斯只是一直盯着他看。
        当感受到克里斯在耳边呼出的温热气息时,勇利吓得一惊,克里斯紧接着咬上了勇利的耳垂。勇利微微颤抖着,一时不敢动作。
        “勇利...你想要我,对么?”克里斯耳语道,勇利想要爬起来逃走,但克里斯压上了他,从脖子一路亲吻下来。勇利试图推开身上的人,但克里斯的力气远大于他。
       “克里斯,停下...我不想...快停下...”勇利说着,尽量压下自己声音中的颤抖。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,你是我的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闪回结束
        当勇利断断续续地说完时,泪水已顺着维克托的脸庞流下。勇利站起来,又因腿不自觉地发抖而跌坐下去。维克托起身扶起勇利,让他坐在自己腿上。勇利放任维克托紧紧抱着他,这让他感到自己被在乎着。他把脸埋在维克托的衬衫里呜咽着,肩膀不断抽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很抱歉你经历了这些,勇利...”维克托低声地安慰着,温柔地抚摸着勇利的头发,勇利在他怀里埋得更深,希望能让自己好受一些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,我很恶心...”勇利呜咽着,维克托将他搂得更紧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,这不是你的错...”维克托说。勇利抬起头看着他,泪水不断从眼中流出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没能阻止他...我让他做了,我讨厌那其中的每一秒...他...他不肯...”勇利泣不成声。维克托揉着他的头发,希望能让他平静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勇利,我会永远都在这里陪着你。我不知道发生了那样的事,否则我不会尝试...我对这一切都很抱歉...只要知道,我会一直在这里,并且我绝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。”维克托说。勇利点点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...”勇利想要笑笑,却因为哽咽呛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不需要谢我。”维克托说,将勇利脸上的碎发捋到耳后,“嘿,我们设一个安全词,怎么样?只要你觉得不舒服,或者其他什么,你说出那个词,就什么都不会发生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...”勇利说,“ 玫瑰 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 “就这个吧,现在,任何时候你觉得不安全,就说这个词。我会保证你是安全的,好吗?”维克托说,寻找着勇利眼中任何的不确定。
        “行...”勇利说着,躺回维克托怀里。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确定勇利睡着后,将头靠着勇利闭上了眼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很抱歉...我爱你。”维克托低声地说。

评论

热度(24)